当前位置:chinagz.com奇闻唐山大地震:一组43年后看了仍让人心痛的照片
唐山大地震:一组43年后看了仍让人心痛的照片
2022-06-22

历史将永远铭记地球的这一个坐标:东经118.2度,北纬39.6度。43年前的7月28日,北京时间凌晨3点42分53.8秒,拥有百万人口的城市唐山,瞬间被夷为平地,强震产生的能量相当于400颗广岛原子弹爆炸,65万6千1百多间民用建筑倒塌和受到严重破坏,24万2千7百69人死亡,16万4千8百51人重伤,直接经济损失达30亿元以上。图为直升机从机场起飞飞往市区,眼前为被震毁的房屋(照片正中远处山头为凤凰山)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地震瞬间,唐山上空电光闪闪,惊雷震荡;大地上狂风呼啸。强烈的摇撼中,这座百万人口的城市在顷刻间被夷为平地。整个华北大地在剧烈震颤。首都北京摇晃不已,天安门城楼高大的梁柱痉挛般地“嘎嘎”作响。从渤海湾到内蒙古、宁夏,从黑龙江以南到扬子江以北人们都有明显震感。图为唐山丰南地裂。王文澜/视觉中国

唐山,一座上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,已经在一场没有预报的特大地震中夷成废墟。图为唐山火车站被扭曲的铁轨。金宝仁/视觉中国

曾经在陡河水库值夜班的工人讲述,地震时唐山市内闪光四起,条带状、球状地光交织,随着强烈的闪光,一阵阵暴风雨般的呼啸声接踵而来,远处的大地与地面的建筑物像波浪似的起伏。图为震后的唐山市路北区,绝大数建筑塌毁。孙炯/东方IC

华北理工大学教授冯聚和告诉记者,大地震来的时候,他正在睡觉。“睡梦中听到巨响,感觉外面有光,惊醒以后,就像在筛子里筛你一样,连动都动不了,无法翻身。我头朝北,我的手扒住床边,当时不知道什么情况,有种往万丈深渊掉的感觉。”图为蓟运河大桥被震断。金宝仁/视觉中国

唐山市档案馆查阅官方提供的历史数据显示:震前,唐山市城乡民用建筑约68万余间,近1100万平方米﹔地震中倒塌和严重破坏的约有65万余间,1050余万平方米﹔城、乡建筑破坏率分别达96%和91%。图为唐山郊区被毁情形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华北理工大学地震研究中心教授苏幼坡告诉记者,很多住平房的唐山人前一秒钟还觉得房在摇动,下一秒钟就突然坐在房顶上了。“先是听到响声,然后房间开始掉东西,我坐在炕上一抱头,房子就倒了,前后就10几秒。我哥想跑,一开门,结果门开不来,已经变形了。”苏幼坡说。图为唐山地震后的楼群。视觉中国

唐山第一次失去了它的黎明。它被漫天迷雾笼罩。石灰、黄土、煤屑、烟尘以及一座城市毁灭时所产生的死亡物质,混合成了灰色的雾。浓极了的雾气弥漫着,飘浮着,一片片、一缕缕、一絮絮地升起,像缓缓地悬浮于空中的帷幔,无声地笼罩着这片废墟,笼罩着这座空寂无声的末日之城。剧烈的地震让正在熟睡中的人们,顷刻都被推到了生死之间。图为唐山路北区的一幢民房彻底被震毁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1976年唐山大地震发生,当地交通全部瘫痪。据中国电信局报告,“在与全国各地联络中,唯独唐山地区电话通信中断,呼叫若干次,均无回音。”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《唐山地震抗震调查总结资料选编》一书记载了如下史实:地震时,在震区共有列车28列,由于路基线路的突然变形和巨大的地震力,使7列列车同时脱轨,其中有2列客车、5列货车。图为1976年,唐山大地震后,一段被砸坏的列车车厢。视觉中国

确认震中后,唐山南苑机场成为对外的唯一通道,也成为了抗震救灾指挥中心。几千架次飞机起降,全国各地矿山救护队、抢险队、医疗队、救灾物资全部从机场出入。图为唐山机场飞机起落不停,争分夺秒将重伤员送往北京、石家庄、沈阳等地抢救。蒋铎/视觉中国

“我们最先到唐山上空的时候,在飞机上查看地面情况,飞机下降到400米,看不见唐山;下降到200米,还是看不清——喔呦!唐山没了啊!”回忆起当年的第一眼印象,参与救援的老人们仍然心有余悸。图为震后废墟王文澜/视觉中国

官方记载,唐山大地震23秒,共造成24万人死亡,三倍于汶川地震。图为震后唐山市街景。蒋铎/视觉中国

那几天,唐山市的丰南马路两边,坑坑洼洼的河沟里,全是尸体。隔三五米,一家三五口,隔三五米,一家三五口的,两边全是。大一点的路上能走车,小路走不了。图为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,唐山发生了一场震撼世界的毁灭性大地震,全市建筑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。中新社

刘华清将军曾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:“地震是天灾。显而易见的是,人祸加重了天灾。”图为1976年,唐山大地震,埋压13天的卢桂兰被救出。王文澜/视觉中国

陆军二五五医院护士李洪义永远也不会忘记,一个女兵被一根水泥梁柱戳穿了胸膛,胸口血肉模糊;一个孕妇已快临产,她人已断气,下身还在流血。二五五医院外一科副主任张木杰亲眼看见一位遇难者,眼球外突,舌头外伸,整个头颅被挤压成了一块平板;另一位遇难者,上半身完好,下半身和腿脚却已模糊难辨。图为在唐山地委招待所的残垣断壁上,解放军将挖出来的尸体小心翼翼地往下搬运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唐山地震后,解放军在救助伤员。视觉中国

唐山大地震救援现场。王文澜/视觉中国

震后集中掩埋遇难者遗体的情形,那次地震共夺去24.1万人的生命。中新社

从开平接运伤员时,解放军医疗队的医护人员,在直升机起飞时用身体遮挡风沙,保护受伤群众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1976年7月,唐山大地震后,人们在清理废墟。视觉中国

“这么多年,也不知道我们运送过的那些老乡们,你们生活得怎么样?还好么?希望这次,能有机会见见你们,希望你们健康、幸福。”图为一位军队干部搀扶受伤的老人上飞机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唐山市南厂铁路职工宿舍受灾群众围在收音机旁,收听党中央、毛主席给地震灾区人民的慰问电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当天上午8时多一点,已知震中位置但还不了解灾情的华国锋等中央领导人,听取了从唐山赶来的李玉林等人的汇报:“唐山全平了!赶快救救唐山!”1976年8月4日,时任国务院总理华国锋代表党中央和毛主席来到唐山。在机场接见唐山矿前工会副主任李玉林时说:“我知道你,是你最先到北京报告的灾情。谢谢你,谢谢你!”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唐山市南厂铁路职工宿舍为保安全,组织少年儿童担当起站岗放哨的任务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地勤战士在精心检查维护跑道上的航行灯。唐禹民/视觉中国

8月震后唐山人所表现出的坚强令人惊讶。很多人面对亲人的遗体,没有哭声,只是沉默。熟人相逢,这样打招呼“哎,你家怎样?”“还好,就我妈和我姐没了。你呢?”图为1976年,唐山大地震中的灾民。王文澜/视觉中国

部队官兵向灾民分发粗瓷饭碗。中新社

地震期间,为躲避地震,北京市区有些人就睡在工地的水泥管子里。李江树/视觉中国

部队医生到防震棚巡诊。中新社

1976年,河北唐山,大地震后,露天开课的“抗震小学”。视觉中国

部队帮唐山酱菜厂恢复生产。中新社

救灾部队士兵与唐山群众依依惜别。中新社

在抗震救灾中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到达北京。金宝仁/视觉中国

毛泽东清醒时十分关心震情。据他身边的医疗组成员、神经学专家王新德回忆:“当秘书报告地震造成极其惨重的损失后。主席哭了,我第一次亲见主席号啕大哭。”图为震后巍然屹立的语录碑,上书“马克思主义、列宁主义、毛泽东思想万岁”,背景是鳞次栉比的防震棚。中新社